青青木汐

开学就要认真学习啦( ‘-ωก̀ )
但是有脑洞一定还是会写的٩(*´◒`*)۶

【镇魂Ⅰ巍澜】 sp&ooc慎入

“鎮魂令主?昆侖君?趙雲瀾你真以為三界沒人管的住你了是不是?!”沈巍一手奪過趙雲瀾手中的書丟到身後,一手扣住他的手腕將人逼至牆角,雙目猩紅,幾乎是咬著牙道,“誰讓你看這些書了!”
沒被抓住的手心虛的摸了摸鼻子,趙雲瀾低著頭,眼神卻偷偷摸摸地上瞟,想要悄悄看一眼沈巍的臉色,誰知這一眼竟和沈巍的目光相觸,趙雲瀾索性大咧咧地抬頭,沖沈巍討好地一笑:“沈教授,我這不……就看看書而已嘛。”
“看完書,下一步是不是就要琢磨著怎麼付諸實踐了?”那只扣住趙雲瀾手腕的手一使勁,令趙雲瀾轉過身,沈巍鬆開了手,繼而按住趙雲瀾的腰,另一只手危險性地遊走在他的臀腿間,“之前看《魂書》學的陰兵斬是心靈瑜伽,嗯?‘邪/術’二字對你來說一點警告性的意味也沒有是不是?那就由我來讓你認識一下再碰這些東西的危險!”
話音和巴掌一同落下,趙雲瀾猝不及防挨了一巴掌,忽然有點懷疑人生:說好的昆侖君的化身呢?“刀槍不入寒暑不侵”是被大慶吃了嗎?——疼!
於是趙雲瀾趁著沈巍在第二次下手前當機立斷地扭過身,雙手纏住沈巍按著他的那只胳膊,使了些巧勁擺脫了臉貼著牆面被迫挨打的姿勢,沒骨頭似的往沈巍肩上靠去:“大人息怒嘛~人家不碰這些了還不行嗎?”
“少來。”沈巍有些不自然地移開視線,另一只沒被纏住地手無情地拍開趙雲瀾貼過來的腦袋,“到了現在也一點悔過的意思都沒有,我看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。”
“不不不,大人冤枉啊,我悔過!何止落淚啊,小的簡直是痛哭流涕!”
“痛哭流涕?好啊,那今晚就痛哭流涕吧。”沈巍聞言挑眉,回頭看向趙雲瀾。
沈巍重新把趙雲瀾拎回牆角,讓他塌腰撐著牆面,自己則解開他的皮帶,將他的外褲連同底/褲一起褪/下,趙雲瀾登時汗毛乍起試圖反抗,奈何他自特調處搬家後以來過的就是看書種菜的清閒日子,一段時間沒活動過,一時間竟掙不脫沈巍的桎梏。
“大人,這怕是不妥吧?”
“原來令主也知道什麼叫‘不妥’嗎,看來這種懲罰方式確實有效……”沈巍說著,一腳插入趙雲瀾緊並著的雙/腿間,向左右撥了兩下,似是不滿地皺起眉,“腿/分開。”
啪。
巴掌高高揚起又毫不留情地落下。“二,別再讓我替你數。”
“嘶……”又是一記落下,趙雲瀾沒有任何的防備,倒吸了一口涼氣,五官都糾集成一團,接著又於一片混沌的大腦中極其不易地翻出一點清醒的意識,記起沈巍要他做的報數,“三。”
沈巍將趙雲瀾的反應悉收入眼底,大約是氣不過對方硬扛的態度,原先緊緊咬合的牙齒咬上了口腔內/壁的嫩/肉。
……
“四十九。”
也不知是腰/肌/勞/損還是怎的,趙雲瀾身體有些發軟,姿勢也早已變了樣,沈巍最初的按腰也變成了摟,像是將人從水裏撈起一樣,趙雲瀾渾身也確實被汗水浸泡得透徹。
“大人,”趙雲瀾又一次回頭,這次則像是碰瓷般直直撞進某人懷裏。
“知錯了?”沈巍毫不避諱地接住趙雲瀾的投懷送抱。
“可不嘛大人,您看我都要‘痛哭流涕’了呢~”

评论(2)

热度(54)